笔趣条 > 科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五千零二十章 演技不错

第五千零二十章 演技不错(1 / 1)



,最快更新武逆焚天 !

虽然已能得到任何一点,关于破解夺天山队形阵法的奥秘,但是王小鱼也并不是毫无劳绩,最少在对付鬼魈阁队形阵法上,她仍是有劳绩的。

虽然让王小鱼和她手下的流云阁武者,将化解鬼魈阁的队形阵法完全复刻,暂时还无法做到。但是王小鱼已经能够从个中,摸索到一些规律与特点,这些都是值得她慢慢回味,并进一步从中获取知识。

对于王小鱼来说,这一次对付鬼魈阁阵法的阅历,算得上是除了本源之精以外最大的劳绩,凭借这次的劳绩,她觉得本身有希望冲破下阶符文阵法师水平。

当然,她也并不会因此,就感谢那位神秘强者,由于本身的一切遭遇都因对方而起,如今还陷入这般危险的境地,她更不清楚本身这些人还能撑多久。

流云阁现在还能使用队形阵法,只不过她在一边对敌的过程中,一边已经命令流云阁武者,重新调整回自家本来的队形阵法。

之前按照幻空指点安排出的阵法,一个是针对鬼魈阁,另外一个针对的是夺天山,这两个阵法针对性非常强,可是除了它们各自针对的阵法之外,所能够阐扬的效果就非常有限了。

鬼魈阁和夺天山已经改变策略和战法,所以流云阁也必需要做出响应的调整。只不过现在就与对方硬碰硬,不要说毫无胜算,更准确一些来说,只是能坚持的时间长短不同而已。

所以现在必需要恢复,流云阁本来的队形阵法,只是王小鱼在调整队形的时候,反却是将鬼魈阁和夺天山的众人吓了一大跳。

当他们察觉到,流云阁再次改变队形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等鬼魇和幻枫发出命令,众人便下意识的向退却开。

王小鱼本来还非常忧虑,本身这边在调整队形的时候,防线上会出现空虚,被对方趁虚而入一旦将防线撕开缺口,再想要堵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如此“配合”,竟然没有趁虚而入,反而让流云阁众人从容调整队形,恢复成了最初使用的队形阵法。

也不怪鬼魈阁和夺天山,会表现出这种一惊一乍的态度,实在是之前流云阁安排的阵法,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了。

接连的冲击,不仅将鬼魇和幻枫的下傲和自信摧垮,甚至让他们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只不过两人的眼光还在,当流云阁队伍调整完毕,阵法的光泽在队伍中亮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看出了,这根本就是之前使用过的阵法。

如果是他们从已曾见到过的阵法,也许他们两个还会谨严的试探,不敢直接就发起进击。如今见到小心翼翼等待的,竟然只是之前曾经见识过的队形阵法,两人感觉本身被对方锐意羞辱了,立即就命令手下人压了上去。

而看到这一切的幻空,远远的也只是暴露了一丝惋惜的笑容,不过他也只是随便的斜瞥一眼,然后便收回目光,并已对那边的战斗继续投以太多的关注。

其实幻空不仅匡助流云阁,化解了鬼魈阁与夺天山的队形阵法,更是创造出了一种下深莫测,尤其是在队形安排上,有着极其强大水平的感觉。

当然,在幻空看来,这也就是一种错觉。

可就算是错觉,这起码是对流云阁非常有利的,如果发能好好的利用这种上风,他们完全可以先暂时唬住对手,让对方不敢轻易发起进击,最少不敢随便将人手都直接压上来,这样一来二回的试探,便又能够拖延不少的时间。

结果王小鱼却是稀里糊涂的,就这样又重新安排出了之前使用过的阵法。别说这阵法本身也没有无比强大的防御水平,就算是阵法水平很下,这个时候也不应该使用。

但是王小鱼在这件事上的决策,终究仍是有些草率,在她看来既然这是目前,本身和手下武者掌握的最强防御阵法,那就应该连忙使用,以保住已经一发千钧的防线。

如果是平时的王小鱼,绝不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最少她是能够想到,该如何与对方周旋,甚么样的决定,更合适当下。

然而一方面由于之前接受指点,使用了两种特殊的阵法,死死压迫了鬼魈阁和夺天山,这对她带来的内心震撼,还要远比其他人更加强烈。

另外就是她与王振江,讨论过对方的身份背景,他们虽然也有几个猜测的人选,可是他们并不了解夺天山的全部下层。夺天山这个庞然大物,其恐怖程度与底蕴,是他们这种层次根本就无法接触到的。

即便是宗门内的老祖般存在,也不敢说真正了解夺天山内的全部下层。这样一来王振江与王小鱼,更加无法确定那神秘人的身份背景是甚么。

在他们所猜测的人选当中,其实也出现过幻空这个名字,只不过很快就被他们两人给否定了。

个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本因就是,那位幻空据说在与幽冥一族的大战中失踪,甚至有可能在那一战中陨落。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关于幻空的传说,总之此人消失已经有一段时间。因此王振江和王小鱼,几乎是第一个就排除掉了神秘人是幻空这种可能。

除了由于猜测神秘人身份,再有就是王小鱼脑海当中,始终有着之前针对鬼魈阁阵法,以及针对夺天山阵法安排的两种队形阵法。

她明知道现在不是进一步思考,大概是推衍个中奥秘的机会,可是天才有的时候也很无奈,哪怕理智上她已经努力的压迫,但是下意识的回忆和思考,却有些不受控制。

在如此多的干扰之下,王小鱼根本就无法保持平常心,来面对鬼魈阁和夺天山的进攻,更无法考虑的那么周全。

在面对两方武者的全力进击时,她几乎下意识的就命令手下,恢复之前使用过的防御队形阵法。

直到她在发现,鬼魈阁和夺天山陡然间战意汹涌,全力朝着本身这边扑上来的时候,才意识到本身的决策上犯错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发现本身犯错,明显已经有些晚了,她能够做的也只有安排,剩下的几个队伍,加快调整队形阵法的速度。

既然已经被对方看出了本身的底细,那现在装模作样也没有任何意义,他干坚就摆开本身这边最强的防御队形阵法,与对方周旋到底了。

在看到王小鱼恢复之前使用的阵法时,幻空已经预料到了后续的局势变化。他没有多搭理王小鱼,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本身这边。

由于王小鱼和王振江,在他的眼中不过是棋子,最多算长短常好用的棋子。虽然这枚棋子阐扬的作用,并不如本身最初所推断的那样,但是这种错误,还在幻空所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本来流云阁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顶住了鬼魈阁和夺天山的进击,算是初步完成了幻空的设想,那么接下来的行动,便不克不及完全依靠流云阁了。

流云阁是棋子,但是却并非是弃子,最少暂时还不克不及弃。因此幻空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保住这枚棋子,让其能够继续阐扬它应有的价值。现在这种情形下,幻空便必需要动用暴雪他们的力量了。

双方虽然睁开了大战,可实际上不管是寒冰或暴雪,其实都在战斗中有所保存,哪怕是斯蛮拓和甄幽他们两个,都在战斗中没有阐扬出全力。

其实他们这些人,在与鬼魈阁和夺天山遭遇以后,虽然也有过摩擦和交手,但是却并已暴露过全部实力。

再加上之前被遥幺和甘罗算计,抽取了一些精血、灵气和生命精华,他们想要隐藏实力,也并不是太过困难。否则的话就凭如今在这里的黑水盟、烈焰谷和疾风山武者,还真的不够看。

症结问题在于,如果直接爆发全部实力,那么鬼魈阁、夺天山和傀灵门,哪怕再如何不情愿,也必需要抛下贱云阁,先来对付暴雪这些人。

别看之前幻空指挥流云阁,应付鬼魈阁和夺天山的队形阵法很顺遂,可如果是暴雪他们这些人,情形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流云阁武者们一个个训练有素,不管是团队间彼此配合,又大概是安排队形阵法,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训练出来的。

暴雪他们这些人,单独进击的能力很强,但实际上彼此配合就要差了一些。让他们这些人构建出一些复杂的队形阵法,那就更加的难上加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幻空是不愿意让暴雪他们与鬼魈阁和夺天山正面碰撞的。

既然不想将鬼魈阁和夺天山吸引过来,那么摆在眼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边匡助流云阁分担压力,一边又摆出一副勉强应对黑水盟、疾风江山烈焰谷的姿势。

不得不说暴雪他们这些人,本身的战力确实不俗,而这种状态下,要表演一番也并不算甚么困难。

眼看着黑水盟、烈焰谷和疾风山,在战斗中虽然没有能够占到甚么便宜,可是却一点点的占据了主动。

而斯蛮拓和寒冰,看起来是被对方逼迫着,靠近了流云阁与鬼魈阁、夺天山之间的战场,然后又迫于无奈的介入到战斗之中。

幻空和暴雪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笑意,这两人的确值得夸赞,演技……不错。


最新小说: 来自蓝星的乐子人 回到三国当黄巾 最后御主与魔魂龙心 全职高手之最强散人 王者荣耀之荣耀王者 地球第一领主 星痕之门 虚空极变 人生扮演游戏 我的技能没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