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条 > 仙侠玄幻 >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 > 第十二章 轰动

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 第十二章 轰动

作者:第九天命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1-02-12 07:18:57 来源:书慌阁

不管是在那个世界,死人了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情,十里八乡都会惊传。

古代虽然信息落伍,但架不住大家比较闲,喜欢八卦,整日里没有乐子,那消息流传的更是快。

一个村中消失上百口人,绝不是小事情,莫说是城中皂隶,就是荥阳城中的县太爷,也是亲自驾临这个小村庄。

上百口人,三十几户人家,一夜之间空荡了下来,屋子里所有财物分毫不少,不论怎么看都透漏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

整个小村庄都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述的惶恐,各种流言蜚语不断,有人说是有塞外妖魔闯入村中,暗中吞噬掠走了这几户人家的性命。

也有人说,是这群地痞无赖作恶太多,遭受了天谴,一夜之间死于非命。

还有各种关于鬼魂之说,那一群人被恶鬼讨债、神灵惩罚,一时间大小消息不断在村子中乱窜。

“大哥,外面怎么这般热闹?”小妹瞪大眼睛,吃着碗中米饭,即便是粟米也很香甜。此时脸上粘着两个饭粒,一双眼睛瞪着朱拂晓,面带好奇的看向门外。

“莫要多事,好生在家吃饭,不得乱跑。”朱拂晓没好气的道了句。

小妹闻言乖巧的吃着米饭,但是一双眼睛总忍不住往外飘,眼神里露出一抹好奇。

“砰!”

“砰!”

“砰!”

就在兄妹二人吃饭的档口,忽然只听柴门外传来一道敲门声,村头王猎户的儿子王大高声呼喝:“公子,城中的皂隶与县太爷来了。现在召集全村人去村头问话。”

朱拂晓闻言心头一动,思忖着自家昨晚所有动作,确定没有留下丝毫破绽之后,方才不紧不慢的放下碗筷,然后看向了小妹:“这回好了,你可是有热闹可看了。”

说完话起身擦掉小妹嘴角的粟米,然后抱住其瘦小的身子,推开门跟着王大向村头走去。

“先生,您听说了吗?理正、那十几个地痞无赖,一夜之间全都人间蒸发了。就连其家眷都一夜间没了踪迹。”王大神神秘秘的道。

“有这等事情?”朱拂晓眉毛一挑,露出一抹诧异:“为何会如此?”

“据说是作恶太多,糟了报应。”王大压低嗓子道。

朱拂晓闻言若有所思,王大面带讨好道:“现在好了,那理正前些日子天天欺压你,如今遭了报应,公子却是得到了解脱。”

“区区十亩良田罢了,我如何会放在眼中?你小子稍后到了村头,可是要慎言,千万莫要胡言乱语,小心祸从口出,惹出什么乱子。”朱拂晓没好气的盯着王大。

王大连连点头,不敢辩驳,只是解气道:“这群地痞无赖,整日里横行乡里祸害相邻,如今遭受报应,却是活该。”

说着话的功夫,已经到了村头,全村老少三千多口人汇聚在一处,看起来倒是密密麻麻壮观的很。

理正的房间内

荥阳城城关县县太爷李松柏此时正面色严肃的看着那空荡荡的屋子,眼神里露出一抹不解。

“大老爷,查过了。村中与这地痞无赖、理正结仇的人家,不计其数。但有能力一夜间叫上百人死个干干净净尸骨无存的,怕是没有那个本事。都是一群普通百姓,若有如此本事,早就该封王拜相去洛阳城讨生活了,又何必留在田间当一个泥腿子!”有皂隶自门外走来,对着李松柏道了声。

李松柏闻言愁眉不展,上百人一夜失踪,他如何与上面的知府交代?

在其身边,皂隶领头柴关此时压低嗓子道:“大老爷,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什么痕迹也没有!就算是那些边荒的妖兽绕过长城偷偷潜进来,那也该是留下印记,哪里像现在这般,什么痕迹、线索也没有。怕不是真如村中邻里所言,那赵季等地痞无赖遭受了报应,所以才死的悄无声息。”

李松柏闻言深吸一口气,眼下虽是春夏时节,但却依旧觉得有一股凉气自脑后卤门往上蹿:“休要胡言乱语。你我可以言谈鬼神之事为托词,难道你还要我向那些大老爷回报的时候,也说是鬼神所为?或许是这群人知道自己作恶多端,所以悄悄携带家眷连夜投靠了瓦岗山,成为了瓦岗山的盗匪。”

他们私下里可以推脱于鬼神之言,但是你叫李松柏去和知府说,去和皇上说,你信不信当朝皇帝一刀就将你给砍了?

“最近赵季可否得罪过什么厉害的人物?”李松柏看向了皂隶头领。

柴关想都不想道:“听人说,理正近些日子似乎与村中秀才朱拂晓有些冲突,想要强买朱家的十亩良田。那朱拂晓不过文弱书生,那里有本事办下这等案子。”

“朱拂晓?”李松柏眉毛一挑:“杨家的那个头铁管事朱拂晓?”

柴关无奈点点头:“就是他。”

“现如今柴家与杨家暗中较劲,那柴家攀上了太原城的李氏,再加上杨家的大靠山杨素出现了问题,现在整个杨家风声鹤唳。你好歹也是柴家的远方亲戚,虽然出了五福,但好歹也是一线机会。”李松柏眉毛一挑,看向了柴关。

“柴家正要杀鸡儆猴,那朱秀才就是被杀的鸡,你要是能在加一把力,此事必然会入了柴家本家眼中,何苦在县中做一个皂隶。只要柴家本家人一句话,县中大小职位还不是任由你挑?”李松柏看向柴关。

他倒是打的好算盘,此事颇为棘手,若叫柴关主动扛下来,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扣在朱拂晓身上,到时候所有的责任都和他撇的干干净净。

日后纵使有人追究起来,他只管将柴关推出去就是了。

为官之道,就是保全自身。当然,若能顺势交好柴家,卖柴家一个面子,想必李家哪里也会对自己大为赞赏。

不错,他李松柏乃是李氏的人!

柴关闻言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可是……可是……朱拂晓一介书生,这帽子如何扣,怕都是扣不到他的身上啊。”

嘴上这般说,心中却是冷笑:“上面的大人虽然糊涂,但却也不瞎。再者说,杨家也不是小势力,我要是做的太过,被人揪住辫子,死的可就是我。我只能被人白白牺牲。不过眼下也是个机会,还需好生谋划一番才可。”

“就会就在眼前,你若能把握,那便把握。若是把握不了,可休怪本官没有提携你。”李松柏闻言不以为意,他就不信柴关能忍受得了升官发财的诱惑。

然后走出院子,对着那众位皂隶道:“将所有钱财都收了归于衙门充公。”

收完钱财转身离去,只留下一众捕快愁眉苦脸的询问着众位百姓线索。

“那位是朱拂晓?”柴关自屋门内走出,对着场中众人喊了一句。

“见过班头,在下便是朱拂晓。”朱拂晓闻言自人群后钻出来,对着柴关一礼。

“朱秀才,久违了。”柴关冷冷一笑。

他与朱拂晓谈不上熟悉,但也绝不陌生。柴家与杨家这些年打出了狗脑子,虽然只是两个偏房远支打架,但其中涉及到的政治斗争,却叫人心惊肉跳。

他身为城中皂隶,当然处理、调节过很多次两家的冲突。

“是久违了。班头大人找我,可是有什么话问?”朱拂晓风轻云淡,没有丝毫的畏惧。

即便是杨家的一支远亲,想要拿捏这捕头,也是弹指之间而已。大家都有背景,没什么可畏惧的。

“呵呵,只是照常叙话罢了。昨夜案发之时,朱秀才在哪里?”柴关笑里藏刀,笑眯眯的眼神里满是阴冷。

“大晚上的当然是在家睡觉。”朱拂晓道了句:“不睡觉还能去哪里?”

“可有证人?”柴关下意识问了句。

“大人晚上在家睡觉,也有证人吗?”朱拂晓一句话怼的柴关说不出话。

“呵呵,不愧是秀才公,倒是言辞犀利。”柴关笑了笑,不再盘问,只是面无表情的抱拳道:“若有什么蛛丝马迹,还望朱秀才及时通知我等,在下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朱拂晓笑了笑。

柴关讨了个没趣,憋了一肚子气,率领三班衙役气势汹汹的往回走:

“这个混账,竟然敢在众人面前如此不给我面子,爷我这次非要办了你,给柴家出一口恶气不可!”

“大人,想要办这小子,虽然说难,但却也未必没有办法。”就在此时,只听一边的小捕快笑着凑了上去道。

“哦?有什么办法?”柴关闻言一愣。

“听人说,李家的人最近在瓦岗山附近,准备探探瓦岗寨的底细。”小捕快低声道:“那可是李家的嫡系人马。听人说,三娘子与二公子也在。”

“那又如何?”柴关不解:“三娘子与二公子乃天上神龙般的人物,岂是咱们可以接触的?”

“若这朱拂晓勾结瓦岗逆贼呢?”小捕快神秘一笑。

“嗯?”柴关脚步顿住:“这等事情,一旦露出破绽,谁都别想好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