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条 > 仙侠玄幻 > 烛行录 > 第三十四章 娶妻冲喜,妖物踪迹(新年大吉)

同福客栈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入门先是一个长条木桌,占地不小,可是从来不待客,是客栈伙计们自家的地盘。

右侧整齐地摆放着五、六个方桌,这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

大厅最里边,是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在换掌柜之前,上一任掌柜就立在这里,成天捧着一本旧书在看。

不过自从原来的尚儒客栈被一个关中娘子包下后,原来的掌柜吕书生就委屈做了账房,虽然还是成天见地立在这里,却也没多少时间看书了。

今儿正是九月初一,客栈早早地便开了门,穿着深红色交领衫裙的女掌柜就立在门口,不时地张望着远方。

虽然尚儒客栈改名同福客栈没多久,但周围的一些闲人都知道了新掌柜的性格,见状便笑道:“掌柜的,这是在等谁呢?谁又吃了饭没结账啊?”

掌柜的笑了笑,用关中口音的方言回应道:“莫撒,就似有个客人夜儿个莫回来,心急滴很。”

“懂了,这是没结房钱!”有吃早点的客人一拍大腿,玩笑道。

掌柜的白了他们一眼,径自回到了柜台后面,正要对着原掌柜现账房吩咐两句,便听得外面一阵吵嚷声,隐隐间还有哄笑传来。

掌柜的心下好奇,于是出门远远望了一眼,只见不远处有三个人正往过行,一个衣衫不整的和尚走在最前方,大大咧咧,甩着膀子往前走;一个未老先衰的中年男子跟在他一侧,满脸愁苦,似是有什么郁结之事。

还有一个小和尚扛着一个威猛不凡的韦驮天檀木造像,跌跌撞撞地落在最后面,一溜小跑。

边跑边叫唤道:“道济师叔,您老人家慢一点,志明快跟不上了!”

有那过往的行人见了就笑:“众位,我瞧见过化缘和尚有拉大锁的,有打木鱼的,还没见过扛着一个韦陀爷满街乱跑的。”

走在最前面的邋遢和尚闻言哈哈大笑:“你没开眼,少说话,这是我们庙里在搬家。”

于是俱都哄笑起来,小和尚也涨红了脸,唯独那个中年男子没多大反应,只是不时地唉声叹气。

掌柜的见了那中年男子,心下一喜,回头便叫道:“老白,你去把那三个人叫进来,额有话要问。”

客栈跑堂闻言应了一声,立马窜出门去,不多时就带着三个人回了客栈。

邋遢和尚进了客栈就叫:“掌柜的,你家的烧鸡来一只,和尚吃了就走。”

这和尚也是熟客了,掌柜的见怪不怪,知道其人是个酒肉和尚,先是应了一声,示意跑堂去后厨下单,这才笑吟吟地看着中年男子道:

“董先生,不知您昨晚去哪里了,一宿没回小店,我们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董士宏闻言勉强振作精神,答谢道:“劳烦佟掌柜挂念了,董某并无大碍,只是外出散心罢了。”

掌柜的闻言点头:“董先生没事就好,您的行礼还在客房放着,没人乱动。只不过,您当初只付了三天的房钱,如今时限已超,您看,是不是先把房费结一下?”

“应该的。”董士宏自无不可地点了点头,伸手向怀中掏去,接着身子一滞,扭头看向了一旁的道济。

今早他在树林中上吊自缢时,已经把身上所有散碎银两送给了道济,眼下想要支付房费,却是有心无力了。

面对董士宏的视线,道济只是翻了个白眼,权当做没看见,自顾自地和一旁的白姓跑堂搭讪,试图要几杯酒来。

董士宏收回视线,苦笑道:“掌柜的可否宽容些许时日,董某最近有要事在身,暂时无法支付房费。若是掌柜不愿,董某可将行礼为质,抵押在掌柜的这里。”

掌柜的眉头拧在一起,打量了董士宏好一会,尤其是在对方衣衫上的脏污之处——上吊时蹭的——看了好几遍,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我给董先生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要是还结不了房钱,那我也没办法了。毕竟小本生意。”

“佟掌柜仁慈。”董士宏叹了一声,要是三天之内还找不到自己女儿下落的话,他也没有活着的念头了,区区房钱,自然不放在心上。

他朝着掌柜的拱了拱手,回过头看向道济:“道济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去寻小女?”

道济眼下咬着一块烧鸡,手里拿着酒壶,一旁的志明满脸无奈与担忧,闻言抬头道:“你急什么?不急!安心在这里坐着,和尚自有谋算。”

董士宏心中焦急,却又不好催促太过。

如今他将寻找女儿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眼前这个僧人身上,闻言只得在此苦捱,时不时起身离桌,在客栈内来回踱步。

客栈掌柜的见状心生疑惑,于是私底下向着志明小和尚打听了来龙去脉,再看董士宏时便又多了几分同情,摇着头回柜台后面去了。

她虽然有心帮忙,却是无能为力,只能打定主意,这董士宏的房钱,大不了就免了罢。

待到道济酒足饭饱,日已三竿时,客栈之外突然传来吹吹打打之声,似乎是哪家新人迎亲,如今正打钱塘门外过。

道济这才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招呼了董士宏和志明小和尚一声,笑道:“走吧,带你们去瞧瞧热闹。”

于是三人出了客栈,只见一支迎亲队伍行在路上,一顶红轿被簇拥在中央,周围跟着两个压轿的,不断的吸着烟袋,意为“接香火”。

董士宏见此心中一悲,喃喃道:“若是玉姐仍在我身边,她八月初五的生人,今年也有十九了,怕是早该嫁人了。哪像这样,父女难以团圆......”

道济咂了咂嘴,没有理他,看着志明道:“志明啊,你有没有瞧见这队伍哪里有问题?”

志明扛着韦驮像,努力望了几眼,忽地疑惑道:“道济师叔,我怎么没见新郎官啊?”

道济拍手笑道:“是极,迎亲不见新郎,也没有媒人或者小叔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志明还没想明白,有那一旁看热闹的闲汉就笑道:“两位师父还没听说呢?这是城内太平街那个周财主,给他儿子娶妻冲喜呢!”

“冲喜?”志明闻言皱起了眉头,“难怪新郎不见踪影,想必是病重难起?”

“是,”那闲汉应了一声,“那周财主就这一个儿子,被疼爱得紧,二十一了也不曾定亲。可惜突然一场重病下来,大夫们都说是命不久矣,这才急忙忙找了一个女子娶回来冲喜。”

“这不是要守活寡?女方家里能同意?”有旁人插嘴道。

“嘿,听说新娘是周财主向一个好友家里讨的丫环,姿容也算不错,只可惜无父无母,几两银子就应下了。”

道济和尚摇了摇头,拉了董士宏和志明一把:“志明把老韦扛着,我们去那周财主家里见见世面!”

董士宏和志明被道济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搞得摸不着头脑,只能跟在他后面,一行人追着迎亲的队伍,入了临安城,来到太平街路北大门。

只见门口四棵龙爪槐树,门里有几块匾,上写“急公好义”、“乐善好施”、“义重乡里”、“见义勇为”。

道济笑了一声,指着匾额道:“为了自家宝贝儿子,让无辜姑娘去守活寡,这等人也配用这几块匾?志明,你去给我把这几块匾砸了!”

志明闻言一缩,低声道:“师叔,这周财主也在庙里上过香,给自己儿子祈过福。我们这么干,怕不太好吧?”

“你怕了怎地?”道济哼了一声,看向董士宏,“老董,我也不瞒你,你女儿玉姐便是这家公子要娶的新娘。怎么样,可敢把匾给我砸了?”

董士宏闻言一愣,看向道济确认道:“此言当真?”

道济点头道:“实在不假。”

这未老先衰,两鬓花白的男子当即抢上前去,敢在迎亲队伍入门前大声叫道:“玉姐!我的女儿,爹爹来找你了!”

周围人正准备过来驱赶他,忽然迎亲队伍一阵骚动,新娘子不知怎地闯出了轿子,一把扯下红头盖,珠泪涟涟,撕心裂肺道:“爹——!”

于是一众家丁都罢了手,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

有见机的连忙跑入府中,通知那周财主去了。

不多时,一个穿着宝蓝色缂丝袍子,身高八尺,细腰乍背的老年男子走了出来,见状道:“既是亲家来访,还请里面坐。”

董士宏心急与女儿相会,闻言便入了周府,道济和志明两个和尚跟在后面,那家丁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最后还是请示了老爷,这才放两人一道入内。

入了周府,来到了西配房第三间,却是周财主闲居时待的小书房,也做待客之用。

中间摆着条案、八仙桌,两旁两把椅子,墙上挂在前朝的古旧字画,也算清雅。

道济、志明、董士宏落了座,周财主吩咐摆茶,见董士宏还是不断看向房外,于是叹了一声,抱拳道:

“此事委屈贤弟了。若是贤弟不愿让自家爱女跳这个火坑,我周景也就当此事没发生过,稍后就让贤弟接了令爱离开。”

众人已经序过了年齿,知道周财主姓周名景字望廉,今已是古稀之年,几近长董士宏一辈,眼下还是看在玉姐的面上,才称呼董士宏为贤弟的。

董士宏闻言称谢道:“周老哥能理解自是最好,我和小女十年未见,今日乍喜相逢,自是不愿再让她离开我身边一步的。”

周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突地叹道:“贤弟父女重逢,得享天伦乐事,我却不知此生是否还能见到此景了。”

董士宏见周景眼角眉梢都有郁色,像极了不久前的自己,于是出言道:

“周老哥为令郎娶妻冲喜,可是贤侄患了什么重病?”

周景摇头道:“若只是患病还好,我周府人称有百万之富,有个诨号唤作周半城,什么病治不得?犬子是撞了妖物了!”

董士宏眼皮一跳,拿眼直睄道济,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其人当初说自己寻女一事中还有隐情,后来又回到灵隐寺请什么光济禅师出手相助,下山降妖。

如今自己女儿已经见到,莫非那降妖之事......

果不其然,道济开口道:“老周啊,把你儿子的事说来听听,若真有妖孽弄事,我这就把它给办了!”

周景见这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和尚口出狂言,不由看向董士宏道:“这位是?”

董士宏连忙道:“这位是灵隐寺的道济师父。不久前我了无生念,准备自缢一死了之,还是道济师父将我救下,出言点化,指点我来贵府寻找小女,果然遂愿。”

虽然道济行事略显疯癫,但董士宏现在想来,却觉得对方是大智若愚,于是言语间更加恭敬。

周景闻言半信半疑,他为自己儿子寻找结亲对象,也是那日在友人家做客,被其支了一招,又见对方家里的丫鬟长得不错,于是讨了回来,权作结亲对象。

毕竟此事不算光明正大,讨个无甚背景的丫鬟给自己儿子冲喜,而非找什么正经人家出身的女子结亲,也算是留了点脸。

虽然此事大街小巷流传甚广,但那丫鬟的身世来历,就连自己都不知道,道济和尚却能指点董士宏来此寻女。

想来确实有几分能耐。

念及此处,老员外沉吟片刻,便道出了此中缘由。

周景之子唤作周志魁,今年二十有一,尚未有室,虽然容貌俊美,但每逢提亲却是高不成,低不就:小户人家他看不起,官宦人家看不起他。

——“周半城”之名说得好听,也不过是个捐了员外郎的财主罢了,搁在这陪都临安中,其实并不算什么。

因此总未定亲,周员外对此甚是担忧。

最近周志魁忽然染病,在后花园书房调养,请了许多医家都说是阳气亏损,遵照医嘱服药便是。

但是吃药又不见效,反而病情有愈演愈烈之势,让周员外多了几分疑心。

心中烦闷之下,于是某天晚上挑了灯便往后花园去,看看儿子病体如何。

谁知他刚来到书斋门首就听到屋中有男女欢笑之声,于是周员外心中一动:

“这必是不开眼的婆子、丫鬟勾引我儿作那苟且之事,败坏家风!更加重了这孽子病情,委实该罚!”

于是心中一动,来到窗棂外将纸窗湿破,往里一看,正见到屋中顺前檐炕上搭着小桌,一男一女在那里相拥私语。

周员外大怒之下就想冲进去揪了这女子出来,忽然对方把头一偏。

“我就见斗大一个蛇头对我吐了口信子,嘶嘶作响。”面对道济三人,周员外面色发白,握紧了扶手,“然后我儿忽然大叫一声翻倒在地,我冲进去一看,那妖怪却不见了踪迹。”

自那日起,周志魁便身染沉疴,卧床不起,一副药石无灵的架势。

而周员外恼怒孽子与妖物欢好之事,又终究心疼幼子,只得将此事隐瞒下来,暗中寻医问药。

“此中关乎我周府名声,我倒也没有外传的想法,只是谎称犬子得了重病,所以有人支招不如娶妻冲喜,没曾想却是碰上了董兄寻女之事。

“其实我倒也没有让新娘为犬子耽搁一生的想法,只想着此法若不起效,偷偷将人放了便是......”

但归根结底,是他儿子犯的孽,却要一个姑娘家付出自身名节,又恰被对方父亲寻上门来......

周景自知理亏,说到一半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道济见状笑道:“看来你也是个明事理的,罢了,和尚就帮你一次,救了你这儿子,免得你日后再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多谢大师。”

周员外语调艰涩,眼中泪光隐隐,俯身拜了下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