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条 > 仙侠玄幻 > 我可以点化万物 > 第五六七章 立城隍

我可以点化万物 第五六七章 立城隍

作者:雨中鱼欲歌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0-11-17 23:10:14 来源:书慌阁

离九州非常的遥远的地方,大陆的另一端,同样有一个平原,上面同样生活着一群人族,只是,此地与九州的风土人情完全不同……

“听说燕公病重了?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去看望燕公时,燕公已经不能进食陷入昏迷了。”

“唉,燕公这样的贤人,要离开我们了吗?若是可以,我愿意代替燕公承受这样的病痛,只希望燕公可以痊愈。”

“我也是,我专门为此去了山神庙里祈祷,可是山神老爷并没有回应我,可能是因为我的心意不够虔诚吧。”

“这不是虔诚不虔诚的问题,山神只管山丘上的事,可管不了我们的生老病死,你因为这件事而去拜祭山神,是没有用的。我听说漳水那边有一个新的神庙,叫作城隍庙,是管这些的,或许我们应该去那边拜一拜。”

“没有用的,漳水离我们这边太远了,管不到我们这边的,神灵都有自己的神域,管理的地方是有界限的,你不会不知道这些常识吧?”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当然知道,只是对燕公的病情,心中慌乱,一时之间忘记了而已。”

“因为燕公这样的贤人的病情,有良知的人哪一个不心慌呢?是我错怪了你,你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你关切燕公的心和我是一样的,你也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一处木质的院子外,几伙人,两两三三的几个人聚在一集,一脸悲切的望着院子,眼神中充满了悲伤,可是除了悲伤,他们无能为力,这让他们倍感无助,好像就要失去为他们遮风挡雨的房屋的支撑着它不倒塌的柱子一样。

一位面含慈悲,眼神明亮却好似对这些司空见惯了一样的冷漠少女,旁若无人的站在人群中。

她身着道袍,气质高雅,清净无尘,明明与周围的人明明格格不入,但是周围的人却好像集体失明一样,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么遗世独立又引人注目的少女。

随着时间的推移,院子周围的人越积累越多,有一个青年从院子里出来,看着围着的人群,脸上不满是疲惫和伤怀的冲众人作了一个揖道:

“家父刚才有了意识,听立众位没有劳作,却聚集在这边,认为这是不对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众位乡亲父老,不必介怀,大家不要为了家父,而耽误了家活,这让家父很是不安。”

青年看起来和周围的人说着同样的话,但是穿着气质谈吐等等却和周围的人明显不同,好像是两个不同地方的人一样。

若是九州的人在这边,一定可以看出来,这个青年身上的浓浓的九州那边的“味道”。

“燕公有意识了?那看来是大好了。吉人自有天相啊!”

“是啊,是啊!”

其实有人心中有不同的想法,病重昏迷之人突然恢复意识,也的可能是回光返照,但是,人们宁愿忘记这一点,都愿意相信这个观点。

青年眼中悲伤之色更浓了,却强颜欢笑的向众人作揖道:“借您的吉言。”

劝退了众人后,青年赶紧回了院子,直奔父亲的卧室,只是他没有发现,那名神奇的道袍少女,跟着他一同进了院子,到来了这间卧室。

“怎么样了?”病床前围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十几个人,看到青年回来之后,立刻自主的为他让开了一条路,病床上的骨瘦如柴全身无力但是眼神非常明亮的中年男子发到回来的青年后,急声问道。

青年悲切的道:“父亲,人已经劝回去了。”

躺在床上病重的快要死去的中年男人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呢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中年男子显然也知道自己命为久矣,先是在众人面前确定了他死后由青年继续他的一切,然后为让众人回避,他有些只有继续人才能知道的隐秘之事交待,众人理解的退出了卧室。

“逍儿,我知道你不理解我的做法,认为我这二十年爱那些平民比爱你,比爱家人还要深,甚至临死之前还执迷不悟,认为这是不对的……”

青年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以前他一直苦口婆心的劝诫父亲,可是父亲就是不听,明明身体就不好,还不静养,一直为了那些平民而奔波,把他们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这让他非常为解,甚至一度认为父亲疯了。

没想到,父亲回光返照时,终于清醒过来了,清楚的认识到……

青年接着听道:“其实,为父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原因?

什么原因?

“这涉及到一桩秘辛。”

秘辛?

什么秘辛?

“逍儿,你应该听说过城隍庙吧?”

青年连了连头,城隍庙这二百年慢慢的在一座座城市中开始兴建,虽然占的比重还不到一半,但是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城隍和这边的山神水神一样,都是这边神奇的存在,可以拥有神域,拥有伟大的力量,和九州那边的风土人情完全不一样。

虽然他一生也没有去过九州,只在书籍和长辈的口中听说过,但是,他一直以自己是九州之人而骄傲,以自己是九州的世家豪门而自豪。

虽然是战败的不得不逃出九州的世家豪门的后代。

但是,他们传承未断,他们的根一直都在。

“家族用了近二百年时间,才弄明白了,这边的山神水神,是典华大仙的手笔。”

这个秘闻,还真是出乎青年的意料,据说这里离九州有十万八千里啊,竟然还有这位典华大仙的传说。

典华大仙,青年自然不陌生了,他所学习的族学中,典华大仙出现的频率非常高,甚至看起来非常不可思议,感觉像是杜撰的一样。

族学中,这们典华大仙是一位真正陆地神仙,似乎无所不能一样,比这边的山神水神还要厉害。

没想到,他在父亲弥留之际,竟然又从父亲的口中听到了这位典华大仙的名字。

山神水神是典华大仙的手笔?

这可能吗?

虽然家族留下的传说典华大仙像陆地神仙一样非常的厉害,但是,他并没有见识过,而他周围的山神水神,他却是实实在在的见识过的,他不认为拥有这样神通伟力的神灵,会不是典华大仙的对手。

更不用山神水神是典华大仙的手笔了。

以青年的认知,打心眼儿里本能的不相信父亲的这个说话。

只是,父亲此时在弥留之际,他不好打断父亲罢了。

唉,就假装相信,当是尽孝好了。

“不仅仅是山神水神,这城隍庙,也是典华大仙的手笔。”说到这里,病重的中年男子,脸色变得红润,说话底气也十足,一点儿也看不出刚才病重快要死去的模样。

青年心中自然还是不信。

怎么可能,六百多年前的山神水神典华大仙的手笔,二百多年前出现的城隍庙也是典华大仙的手笔。

青年这时算是知道了,家族的那些老人们,都太迷信那们典华大仙了,反正只要是和神灵相关的东西,都往典华大仙身上安,都是典华大仙的手笔就对了。

“山神水神我们是不用想了,这是给那些妖族异类的,为了更好的守护这片平原上生存的人族,但是城隍之神位,却是可以争一争的。根据我们的探索求证,要成为一地城隍,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就是全心全意的为一地之民服务,拥有足够的正面的名望,就有一定的概率成为一地城隍了,成为神灵一样的存在了。”

死后封神?

这种没有办法验证的事,也有人信?

还验证过了?

唉,家族的这些长辈啊,真的是……

跟着进来的少女,好像背景板一样静养的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反应,直到听到这里,她才诧异的抬头扫了病床上的中年男子一样,摇了摇头暗道:

“果然不能小看这些世家大族,就算是六百年前九州之乱时战败的世家大族,也不能小觑。对方竟然只用了二百多年的时间就把山神水神和城隍的真相探索出来了,真是厉害啊!”

病重的中年男子似乎感知到了死亡的来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紧紧的握住青年的手腕,喘着气,急促而郑重的叮嘱道:

“逍儿,记住,若是为父失败了,没有成为城隍,你一定要继承为父的遗志,继承以民为主,积累名望,我们家族,一定要出一名掌管一地百姓生死轮回的城隍,明白吗?这是,最至关重要的事,谨记,谨……记……”

说完,就身体一歪,气绝身亡了。

青年终于明白,为何父亲如此执着了,传闻城隍掌管着一地百姓的生死轮回,这对家族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这是为了家族死后继续延续下去的“大计”啊。

城隍庙虽然不少,民间也多有传言,但是青年并不完成完全相信,城隍拥有掌管一地百姓生死轮回的神通,这应该是讹传。

不过,父亲已经去逝了,想再多也无用了,想到父亲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关于父亲的记忆不由的涌上心头,不禁悲从中来,嚎啕大哭起来。

很奇怪,回忆起的,全是美好的记忆,那些不好的记忆,好像一下全部被他遗忘了一样。

门外等着的家人,听到青年的哭声,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破门而入,看到床上的中年男子果然死亡了,同样悲从中来,跟着青年嚎啕大哭起来。

同样的空间里,好像处在不同的两个维度一样,众人看不到的是,中年男子的灵魂已经离体,飘在肉身上空,灵魂正要被空气中弥漫着的煞气污染,身上突然涌出一道浅浅的金色光辉,形成了一个光罩保护住了自己,使自己并没有受到这些浊煞的侵蚀。

只是,这些金光有些单薄,似乎随时都可能消耗殆尽一样,同时,天空传来一股吸力,在不断的牵引着他的灵魂深处的某个东西。

这股牵引之力的力道虽然不大,但是胜在持之以恒,从未中断。

“这就是人死后的情景吗?这层金光,是我这十多年一心为民得到的功德?我十几年如一日的做有利于民的事,得到的功德竟然这么少?”

若是功德消耗殆尽,他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就有点儿恐慌,本能的觉得会有大恐怖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竟然不是城隍!唉,看来,我失败了!”中年男子失望的唉了一口气道。

中年男子熟悉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之后,转身看向因为他的去逝而痛哭不已的亲人。

中年男子心中一痛,摇了摇头道:“难道,我错了吗?若是我不坚持的话,我的身体不会这么快就垮掉,应该还可以再活二三十年,活到孙子长大的时候,不好吗?我活着的时候家么执着于当城隍做什么?唉,悔之晚矣!”

中年男子扫了一圈,突然发现了什么,盯着唯一站着的道袍少女。

刚才,我竟然没有发现……是我疏忽了,还是对方的神通?

看到对方堂而皇之的站在这里,而他的家人却视而不见,根本没有发现,立刻明白,是后者了。

对方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方有什么目的?

中年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少女身上穿着的道袍,道:“这是道袍,你是道士?道门中的高人吗?咦?这个模样,我似乎有些印象,是谁来着……”

我想起来了,她是典华大仙的大弟子,我们家族有她的画像传世,只是……

画像中,对方的年纪比现在看起还要小,一时之间他竟然没有认出来。

对方叫什么来着,道号叫定什么来着,唉,记忆太久远了,记不清了。

我依稀记得对方的俗家名字叫……对了,对方俗家姓黎!

中年男子立刻恭敬的向对方行礼道:“见过黎仙子。”

认出我来了?

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有了之前的临终秘闻打底,也在预料之中。

黎菲一脸冷漠,没有和对方废话的意思,右手一翻,出现了一枚青铜镜,随手扔给了对方道:“你合格了,炼化了它,你就是此地的城隍了。”

首发最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